当前位置: 首页 原文及翻译

《援朝鲜神宗万历二十年五月,倭酋平秀吉寇朝鲜》原文及翻译

栏目:原文及翻译 作者:admin 时间:2022-08-24 17:39:29

  明史纪事本末

  原文:

  援朝鲜神宗万历二十年五月,倭酋平秀吉寇朝鲜。时朝鲜王李公湎于酒,弛备,吉乃分遣其渠行长、清正等,率舟师数百艘,逼釜山镇。五月,潜渡临津,分陷丰、德诸郡。时朝鲜承平久,怯不谙战,皆望风溃。朝鲜王仓卒弃王京,令次子珲摄国事,奔平壤。倭遂渡大同江,绕出平壤界。是时倭已入王京毁坟墓劫王子陪臣剽府库荡然一空八道几尽没旦暮且渡鸭绿请援之使,络绎于路,廷议以朝鲜属国,为我藩篱,必争之地,遣行人薛潘谕其王以匡复大义,扬言大兵十万,已擐甲至。贼抵平壤,朝鲜君臣势益急,出避爱州。

  七月,游击史儒等师至平壤,不谙地利,且霖雨,马奔逸不止,儒战死。副总兵祖承训统兵三千余,渡鸭绿江援之,仅以身免。报至,朝议震动,以宋应昌为经略,员外刘黄裳、主事袁黄赞画军前。

  八月,倭入丰、德等郡,我兵稍集。而行长等颇习兵,诈谓不敢与中国抗,以缓我师。兵部尚书石星亦谓诸将未得利,计无所出。议遣人探之。嘉兴人沈惟敬应募。惟敬者,市中无赖也。惟敬至,执礼甚卑。行长跪曰:“天朝幸按兵不动,我亦不久当还。当以大同江为界,平壤以西,尽归朝鲜耳。”惟敬既还奏,廷议以倭多变诈,未可信。我师利速战,乃趣应昌等统兵进击。

  十二月,以李如松为东征提督。上悯东征将士寒苦,特发冏金十万犒慰,且重悬赏格。羽檄征兵七万余,如松率军至辽阳。而惟敬归自倭,称行长愿退平壤迤西,以大同江为界。如松大会将吏,叱惟敬佥邪当斩。参军请间曰:“籍惟敬绐倭封而阴袭之,奇计也。”应昌、如松以为然,乃置惟敬标营。

  二十五日,誓师东渡。我师无一不当百,是役凡得级千二百八十五,余死于火,及从城东跳溺无算。二十一年正月,平壤大捷。

  (节选自《明史纪事本末·六十二》)

  译文:

  神宗万历二十年五月,倭寇首领平秀吉(关白平丰臣秀吉)侵犯朝鲜。当时朝鲜王李公沉湎酒乐,放松戒备,平秀吉于是分别派遣他的将帅行长、清正等,率领几百艘船的水军,逼近釜山镇。五月,平秀吉的军队悄悄渡过临津,分别攻陷丰、德等郡。当时朝鲜太平已久,士兵们内心胆怯又不熟悉战事,远远望见敌人的盛大的气势全都吓得溃逃了。朝鲜王仓促间舍弃都成,命令次子李珲暂时管理国家,自己奔逃到平壤。倭寇于是渡过大同江,绕过了平壤界。这时,倭寇已经进入都城,捣毁了李朝王陵,劫持了王子和陪臣,把府库抢掠一空,八个行政管辖区几乎全部沦陷,倭寇迟早将渡过鸭绿江。朝鲜请求支援的使者连续不断,朝廷认为朝鲜是明朝属国,是护国屏障,是必须争夺的战略要地,于是派遣行人(官职名)薛潘告诉朝鲜王明朝将挽救朝鲜于危亡,并宣扬十万精兵已经穿着铠甲抵达。倭寇抵达平壤,朝鲜君臣的处境更加紧迫,出城逃到爱州。

  七月,游击史儒等军到达平壤,因为不熟悉地形,再加上连下了几天的大雨,马匹全速前进未曾停止,史儒战死。副总兵祖承训统领士兵三千多人,渡过鸭绿江过来援助,也仅只身逃脱。消息传至朝廷,朝廷震惊,任命宋应昌为经略,员外刘黄裳、主事袁黄在军前辅助谋划。

  八月,倭寇攻入丰、德等郡县,明朝军队逐渐集结。行长等颇通军事,诈称不敢与中国对抗,想以此来拖延明朝军队。兵部尚书石星也认为诸将在此战中未能取得战果,无计可施。商议派人查探。嘉兴人沈惟敬响应招募。沈惟敬,是市井中游手好闲、品行不端的人。沈惟敬到达后,行礼很谦卑。行长跪着说:“幸好天朝按兵不动,我们也会在不久之后回去。把大同江作为界限,平壤以西,全部归还朝鲜。”沈惟敬回朝后上奏,朝廷商议认为倭寇大多诡变巧诈,不能相信他们。军队最好快速决战,于是催促宋应昌等率领军队进攻。

  十二月,任命李如松为东征提督。皇上怜悯将士东征严寒艰苦,特从国库中拨发钱币十万慰劳将士们,并且加大赏赐力度。发送紧急文书征兵几万余人,李如松率领军队抵达辽阳。沈惟敬从倭寇那边回来,称行长愿意退出平壤以西,以大同江为界限。李如松召集各将士,叱贵沈惟敬奸邪罪当斩首。参军私下禀告说:“借助沈惟敬欺骗倭寇给他们封赏,而暗中偷袭他们,这是一条妙计啊。”宋应昌、李如松认为他说得对,于是让沈惟敬留在营中。

  二十五日,誓师渡江。明朝士卒个个以一当百,英勇善战。这次战役共斩获敌人首级一千二百八十五级,其余死于火中,从城东跳水淹死的不计其数。二十一年正月,平壤之战大胜。

阅读:189次

分类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