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原文及翻译

《通鉴纪事本末·贾后乱政》原文及翻译

栏目:原文及翻译 作者:admin 时间:2022-08-24 17:39:31

  通鉴纪事本末

  原文:

  十二月,太子长子彪病,太子为彪求王爵,不许。彪病笃,太子为之祷祀求福。贾后闻之,乃诈称帝不豫,召太子入朝。既至,后不见,置于别室,遣婢陈舞以帝命赐太子酒三升,使尽饮之。太子辞以不能饮三升,舞逼之曰:“不孝邪!天赐汝酒而不饮,酒中有恶物邪!”太子不得已,强饮至尽,遂大醉。后使黄门侍郎潘岳作书草,令小婢承福以纸笔及草,因太子醉,称诏使书之,文曰:“陛下宜自了;不自了,吾当入了之。中宫又宜速自了;不自了,吾当手了之。并与谢妃共要,刻期两发,勿疑犹豫,以致后患。茹毛饮血于三辰之下,皇天许当扫除患害,立道文为王,蒋氏为内主,愿成,当以三牲祠北君。”太子醉迷不觉遂依而写之其字半不成后补成之以呈帝。

  壬戌,帝幸式乾殿,召公卿入,使黄门令董猛以太子书及青纸诏示之,曰:“遹此,今赐死。”遍示诸公王,莫有言者。张华曰:“此国之大祸,自古以来,常因废黜正嫡以致丧乱,且国家有天下日浅,愿陛下详之!”裴頠以为宜先检校传书者,又请比校太子手书,不然,恐有诈妄。贾后乃出太子启事十余纸,众人比视,亦无敢言非者。贾后使董猛矫以长广公主辞白帝曰:“事宜速决,而群臣各不同,其不从诏者,宜以军法从事。”议至日西不决。后见华等意坚,惧事变,乃表免太子为庶人;诏许之。于是使尚书和郁等持节诣东宫,废太子为庶人。

  太子改服出,再拜受诏,步出承华门,乘粗犊车,东武公澹以兵仗送太子及妃王氏、三子彪、臧、尚同幽于金墉城。王衍自表离婚,许之,妃恸哭而归。杀太子母谢淑媛及彪母保林蒋俊。

  (节选自《通鉴纪事本末·贾后乱政》)

  译文:

  十二月,太子长子司马彪生病,太子为他谋求王爵,没有被批准。司马彪病重,太子为他祈祷祭神以求平安。贾皇后听说后,就假称晋惠帝身体不适,宣召太子入朝。太子进宫后,皇后不见他,把他安排在别室,派婢女陈舞称晋惠帝赐给太子三升酒,让他全部喝掉。太子推辞说不能喝三升,陈舞胁迫说:“不孝呀! 天子赐酒而你不喝,难道酒中有脏东西吗?”太子迫不得已,勉强喝完,于是大醉。贾皇后让黄门侍郎潘岳写了一封信的草稿,又让小婢承福拿着纸、笔和草稿,因为太子喝醉,就诈称晋惠帝下诏命令他抄写,信中说:“陛下应当自己了断;不自己了断,我就要进宫替您了断。皇后也应该尽快自己了断;如果不自己了断,我当亲手来了断。同时与谢妃约定,到时候皇宫内外一起举事,请不要迟疑犹豫,以致遭受后患。我在日、月、星三辰之下设盟饮血,皇天允许我扫除祸患,立道文为王,立蒋氏为王后。愿望实现,我将用猪、牛、羊三牲供奉北君星斗。”太子醉得昏昏沉沉没有发觉,于是就照着写了。字有一半看不清,皇后令人描补成字,便以此呈交晋惠帝。

  壬戌(三十日),晋惠帝到式乾殿,召公卿入见,让黄门令董猛出示太子的信以及青纸诏书,说:“司马遹的信这样大逆不道,现在赐死。”于是把太子的信及青纸诏书给王公大臣们传看,大家都不作声。张华说:“这是国家的大祸患,自古以来,常常因为废黜太子而导致社稷丧亡祸乱。再说我们大晋拥有天下的时日尚短,希望陛下仔细考虑这件事!”裴頠认为应当先检验核查递信之人,再核对太子平日手书笔迹,不然,恐怕其中有奸诈虛妄之处。贾皇后就拿出太子手写的十几张启事,众官员对照着看,也无人敢说不一致。贾皇后又让董猛假托长广公主之言,对晋惠帝说:“这件事应当尽快决断, 而群臣意见还不同,对那些不从诏令的,应当按照军法处置。”大臣们商议到太阳偏西,也没有议定。贾皇后见张华等大臣态度坚决,害怕事情发生变化,就建议把太子贬为庶民,晋惠帝下诏准许。于是派遣尚书和郁等人手持符节到东官,废黜太子为平民。

  太子更衣而出,拜接诏书,走出承华门,乘坐粗陋的牛车,东武公司马澹带兵押送太子及妃子王氏,还有司马彪、司马臧、司马尚三个儿子到金墉城幽禁。王衍上表请求让女儿与太子离婚,得到允许,妃子王氏哭着回到娘家。晋惠帝处死了太子之母谢淑媛以及司马彪之母保林蒋俊。

阅读:315次

分类栏目